首页

第十四章 牺牲品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人,兰逸先生来了。”李斯特的官家斯坦福,在花园口敲了敲门檐。

    “兰逸?他可是个大忙人啊,怎么会主动来找我?”李斯特有点烦,他本想就这样坐在椅子上手捧一杯红茶,思索才发芽的嫩叶何时会枯萎。

    “大人,兰逸先生是夫人叫来的。”官家适时的提醒道。

    “哦!是维利亚啊!真是一个闲不下来的女人,那就等兰逸要找我的时候再来花园!我可不想在阴森冰冷的城堡里呆着!”李斯特摆摆手,将斯坦福赶了出去。

    ……

    兰逸走进城堡,为了利于防御而削减了通光口的城堡光线很暗,在侍女的引领下,他才走到会客厅堂。

    烛光照亮的厅堂里,维利亚正用仔细地用磨石修剪指甲。

    在贴面礼与吻手礼同为上层贵族礼仪的国度,贵族女士除了将自己的脸颊保养成天生丽质外,同样迫切希望自己拥有一双完美的芊芊玉手。

    修剪指甲,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贵族女士们的爱好之一。

    女人穿着一身黑纱坐在方桌首,继承了奥克多家族优良基因的她,有着窈窕的身段以及标致的容颜。

    特别是维利亚专注磨指甲的时候,温文尔雅的气质更带着一份成熟女人的韵味。如果不是她太争强好胜了一点,兰逸不介意与她发生点其他的关系。

    兰逸不客气地拉开椅子坐下,“我亲爱的爵士夫人,这次你找我来,又是所为何事?”

    维利亚佯装没有看到兰逸的无礼举动,继续磨着指甲道:“我亲爱的包税人!我的丈夫最近很不开心,似乎是因为你给的包税金额太低了一点!”

    兰逸撇撇嘴:“维利亚!帕拉姆的人又提价了?的确!如果我能够将领地的子民当成奴隶来压榨,甚至将监牢里的恶人组成监工去剥削,那我也能给出帕拉姆的包税价钱!”

    维利亚不以为意,“我亲爱的包税人!我们都知道,只要将剥削程度维持在不让子民造反的临界点上,我们都只顾收益的,不是吗?”

    “的确如此!”兰逸想了想,“不然帕拉姆也不会成为“百税老人”!不过维利亚,我不打算这样干!”

    “怎么?难道兰逸先生还是一位仁慈的人?”维利亚吹掉指甲沫,好笑地望着兰逸。

    “仁慈?呵呵!这就好比养鸡!帕拉姆是抓到一只鸡就赶紧杀掉吃肉,而我则更愿意将他们养起来,孵蛋繁衍,慢慢创造更大的利益!仁慈?商人的任何做法,最后都只是为了利益最大化而已!”

    “不不不!咱们在卡拉迪亚的子民眼里,那可是最仁慈的人!”维利亚亲自给兰逸奉上一杯茶,虽然所谓的茶只是泡了几根茶梗,但这已经是很高的礼待了。

    “我亲爱的兰先生,但你的包税金额真该涨一涨了!如果你拿不定主意,咱们可以晚上有空的时候,慢慢谈~”维利亚借着奉茶的机会,将小嘴贴到兰逸耳边,丝丝暧#昧的热气被吹入兰逸心里。

    “嚯嚯!我心爱的宝贝!”兰逸顺势搂住佯装娇羞的维利亚,把她拉入怀中,双手立刻开始不安分地游走。

    双手攻城略地,很快便占领阵地。不过恬不知耻的兰逸一边发出嘶嘶的舒爽声,一边慢吞吞道:“我亲爱的维利亚!你真是太完美了!完美到我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该死的家伙!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不知道怎么下手,那你的手在揉捏什么?!

    混蛋!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让我告诉你该怎么愉快的玩#弄我吗?

    维利亚恼怒地从兰逸怀中挣脱,脸色铁青的整理好衣冠后,她深知自己的美人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兰逸哈哈大笑几声,“维利亚!你看见了我身上的珠光,我也闻到了你娇躯的宝气。但你太要强了,一直固执地认为卡尔玛拉只能容下咱们其中之一。从来都没有想过咱们一起去创造共同的利益呢!”

    共同的利益?维利亚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

    奥克多是一个传承百年的子爵家族,主营商业的他们在人口庞大的坎马拉城位列五大家族之三。

    奥克多.维利亚,出生在商人世家的五女儿从小就衣食不愁,继承家庭的重任更被她之上的三个哥哥揽在肩上。

    不过维利亚的童年并不轻松!

    除了基本的单词学习外,枯燥无味的历史背诵,繁杂冗长的礼仪礼节,这些无聊课程几乎占据了大半维利亚本就短暂的童年时光!

    她苦恼过,也曾经反抗过,但是在父母的糖衣炮弹下,她最终如同千万孩童一样,选择了妥协——期望快快长大,期待束缚快快解开!

    在这段时间里,她将满腔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寄托于一本又一本的言情小说,在睡前无时无刻不憧憬着挣脱父母的怀抱后,立马坠入心爱男人可以遮风避雨的胸膛!

    可是小说——不是对现实生活进行血淋淋的剖析,就是对悲情的现实生活进行麻醉似的自我假想!

    维利亚坠进了粉红色的深渊,并且越陷越深!她幻想父母在婚礼上为她抚掌,她幻想高大的王子骑白马到来,她幻想着阴冷的城堡周围春暖花开!

    一切在少女的梦中都是那么美好!

    直到维利亚十一岁的某一天,她已经嫁人的大姐叫来了她,交给她一封信,又递给她一个装有十枚金镑的钱袋。

    她至今记得,温柔的大姐按住她稚嫩的肩膀,泪水如泉涌般流下,“维利亚!我亲爱的妹妹!你爱咱们的父母吗?”

    “姐姐!你是疯了吗?我当然爱他们!我们可是父母贴心的小棉袄呀!”

    “小棉袄,呵呵小棉袄——”维利亚的大姐望着对面充满男欢女爱声的房间,抽泣道:“小维利亚!你要记住,不管父母说得再好,我们始终都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而已!”

    “走吧小维利亚,将这封信带回去!至于那十枚金镑,我相信你会用上的。当然,如果你的真命天子,是父母为你安排的那一位,那就把这十枚金镑埋到咱们小时候荡秋千的那颗常青树下吧!姐姐,会保佑你的!”

    维利亚走后,奥克多长女艾瑟琳死于自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