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一章 推到!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日的雨滋润着大地,兰逸三人才驾车从庄园出发,绵绵小雨便淅淅沥沥地降下。

    “赞美雨水!这场春雨终于可以将大街上的恶臭掩盖几天了!真是涤荡污秽的圣水啊!”

    在这个没有什么地下污水道可言的年代,镇上的居民除了农户拉屎直接在田地里外,素质差一点镇民直接就随地大小便,好一点的人家也只是拉在马桶里!

    但问题来了!一个桶拉满了,该怎么办呢?

    没有别的办法,就是直接往街上倒!

    对你没有听错!在中世纪到近代,欧洲人继千年不洗澡后即将曝光在您眼前的就是随地大小便以及将粪便直接倾倒在街道或者护城河里!(不过最好不要笑,因为同时代的华夏也是半斤八两……)

    排泄是人类正常的新陈代谢,这人只要一天没有死,屎尿就还得拉!所以可以想象,在人口集聚的小镇里,街道上是怎样的恶臭与污秽!

    而且不讲文明最恐怖的结果就是,很有可能你正在街道上走着,啪啦一声,一大桶屎尿就直接泼在你的身上!(不要惊讶,不准随意向屋外乱泼屎尿,在复兴时代的高卢雄鸡那里,可是有法律规定的!)

    而为了杜绝这样时有发生的恶劣事件,兰逸要求镇民在向外倾泻的时候,必须要大喊三声——

    走开!我要倒屎了!

    走开!我要倒屎了!

    走开!我要倒屎了!

    悠闲与典雅英伦风情,浪漫随性的法国情人?

    在兰逸看来,文学许多时候都会带给人们,如蘑菇般越鲜艳毒性就越大的粉**惑,只有平凡中见真章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年轮!

    听着兰逸的抱怨,德克萨斯显得很神奇,在他眼里这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臭是臭了一点,但也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啊!雇佣人去收粪?那雇佣的钱谁去出?没有利益的事情谁去干?

    德克萨斯没有兰逸前世的经验,自然不知道人们认为一钱不值的粪便其实大有价值!也不知道他的大人早已经对这些粪便眼馋许久了!

    只不过收集粪便这个工程做起来投入巨大,耗时耗力,还不是现在的兰逸能够支撑得起的。

    高斯老头笑而不语,粪肥这个词汇早就存在于摩尔人的字典里了,并且摩尔人种的田产量好,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会利用粪便肥田!

    不过你要觉得粪便肥田就是直接将屎尿倒进田里那么简单,就大错特错了!

    粪便肥料可是大有学问的!

    新鲜的粪便叫生粪,这玩意直接倒进地里,轻则把作物给“烧伤”,重则直接“烧死”!这类生粪想要肥田,就必须进行加工,变成熟粪!

    制作熟粪的过程,就先将生粪集中在一个浅池(一般在平地上四周围一圈土即可)拌以灰土,分成小堆儿,使干燥。干后码成大堆,自然发酵。

    约需半月左右发酵成功,让原来的小堆变得松散。这时候就用铁锨类物件翻动,边翻边打碎,使粪便成颗粒状并释放出沼气,然后这才叫熟粪,上到地里劲特别大,对农田产量提升有极大的帮助!

    兰逸都知道的知识,高斯老头显然更加清楚。不过高斯丝毫没有告知的迹象,毕竟有价值的事物还得缓缓道来,不然一下子将自己掏空,那就成了被榨干了的橘子皮再没有丝毫作用!

    到达西农业区,高斯老头在雨滴中走进田地,庄严又肃穆的背影然兰逸肃然起敬,下意识道:“德克萨斯你知道吗?就像梁启超先生说的一样——敬业与乐业!每一个领域的大师,没有一个是不尊重这个职业,不热爱这个职业的!”

    高斯老头走在田间阡陌,古井不波的脸上有着一丝隐痛!那是一种看见自己珍爱的宝贝被人亵渎了的感觉!

    他爱养育万物的土地爱得深沉,然而这片土地让他刺痛!

    见鬼!这都是些什么玩意?田间小路修得和山路十八弯一样,不用到高处眺望都知道这个片区对田地的规划是多么不负责,完全就是凭着兴致,东一块西一块地胡乱开垦!

    这样胡乱分布的田地完全无法充分利用阳光,更别提水利渠道的修建了!

    奥,该死的!我必须得收回关于田地水利设施不完善的说法,这里根本特么就没有像样的水利设施!

    我的天,我到底要走多久才能看到水井?难道这里种田的人都是奢华到用牛车去河边装水灌溉的吗?天呐,没有水井就不可能有引水渠!我又得收回像样这个字眼了,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水利设施!

    我真的感觉回到了三百年前!

    一味的种植小麦,连谷类和豆类的轮作计划都没有,根本无法均衡利用土壤养分、良好的调节土壤肥力!要是病虫害蔓延,他们该怎么办?

    该死的地方!同样也没有休耕的土地!我真心疼这片被压榨的土地,在没有使用农肥的情况下连续耕种这么多年,居然还坚挺地为谷物提供营养!

    高斯老头在田地里深呼吸了许久,终于在软绵的春雨下遏制住怒火。他颤颤巍巍地走回马车边,憋屈的就像一个吃不到奶的孩子!

    兰逸也知道连农肥都不会使用的农户肯定很低端,所以他对高斯老头的不满早就预料。

    “尊敬的高斯.爱因斯.摩尔!我知道你很生气很愤怒!很想痛斥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不过我一点都不懂种田!我现在只想知道的是,按你说的做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需要花费多少金镑,我能得到多大的收益?”

    兰逸只是商人,投入只为了回报,至于中间的过程他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去管。

    高斯老头也懒得和门外汉讲解,拱拱手没好气道:“这里不配称为农业区!必须要全部推倒重建!价值与二十匹丝绸等价,这只是原料钱!至于工人的工钱,你按照三百人半年时间来计算!至于收益——我只敢说能让农户的产量最起码翻一番!而不再单一种植小麦,产值不单单是一番那么简单!保守估计,能够提升两到三倍!”

    “很好!我相信李斯特会很感兴趣!”兰逸勾起嘴角,驾车向领主庄园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