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章 压价(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好吧我的朋友!鉴于你以往给我带来了丰厚利润,我勉强留你一份全尸,再帮你买一副棺材!哦!你看看呐——你身边颤抖的小兄弟。在你死后,他同样可以继续我们的交易,得到本该属于你的利益!你说对吧?我亲爱的小兄弟?”拉塞尔用冰冷的刀身敲了敲德克萨斯的脸,冷冽的触感让德克萨斯清醒过来。

    现在的德克萨斯涕泗横流,不过没有被吓尿裤子已经很不错了!

    他将鼻涕吸回去,猛然声嘶力竭地吼道:“不!你这个凶恶的屠夫!我不知道为什么向来聪明的大人会这样做,但如果你敢谋害大人,德克萨斯拿自己的母亲发誓,我必定要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很好!很好——那你们去死吧!都去死吧!给我见鬼去吧!副官——”拉塞尔既生气又心痛,以至声音都有一丝变形。

    流民交易占他黑色收入的大部分,而且兰逸一直是他最瞧得上的商人!

    因为这个商人购买流民后从没有因为流民问题给他捅出过什么篓子,得以让他们的交易一直潜伏在黑暗,形成一股稳定的收入细流。

    狞笑的副官大步靠近,马靴在血水中踢踏作响,这样的声音等同德克萨斯心中缓缓敲响的丧钟!

    “等一等。拉格尔。”兰逸开口了。

    “嚯嚯我的朋友!终于知道服软了吗?现在哪怕是你开出三倍的价格,我也不会松口——我的意思是,你要为你的愚蠢付出四倍的价格!”拉塞尔像踢足球一样将血颅踢飞,语气轻快了起来。

    “拉格尔!我的价格依然是六枚银令一人!不过在你的副官砍下我的头颅前,或许我右胸口里的东西会让你产生一些兴趣!”兰逸挺了挺右胸,他可不敢让拉格尔摸到他快要跳出来的心脏。

    “真是有趣!那让我看看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唔——这是一个……本子?”拉塞尔翻开这本没有封皮的本子,脸色骤然间变得很难看!

    “对!这是一个本子!一个记录着咱们所有交易细明的本子!你别急着将它撕毁!我敢给你看,就说明它肯定不只一本!亲爱的拉格尔!至于其他的复本,可能在我的侍女手里,也可能在小镇某个农民手里!不过你只用知道,如果我在今天日落前回不到我的住宅,那它肯定在前往军纪委员会的路上!”

    军纪委员会!

    这个查处****分子,以查处金额百分之十为年终奖金的部门,可以说是军队中层军官最深恶痛绝的存在,恨不得能吃其肉喝其血!

    自从军纪委员会成立以来,军队与这个直属皇室机构的对峙与交锋就从来没有歇停过!二者见面,不是攻讦就是对垒!历史上唯有外敌入侵,国家内忧外患的时候,双方才有过一次具有时代意义的携手并进。

    拉格尔的脸色变得铁青,捏住小刀的右手背向身后,不知是因为气恼还是担忧而颤抖不止。这个时候,就连一向以杀人为乐的格里拉副官,血腥瞳孔里都透露出一份不安与焦躁。

    “我亲爱的拉格尔!!”

    兰逸的腿很软,就像经过兰州师傅千揉百捏的面条一般!但他必须站起来,必须让他的气势站起来!

    所幸,为账本惊讶的二人并没有看见兰逸起身时颤巍巍的双腿,只听见了他语气高傲却用词卑微的话语——存在强大反差极具嘲讽意味的话语!

    “我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而已,在我死后或许连前来吊唁的人都没有!可是您——伟大的风暴之锤第八旗团后勤总管拉格尔,在战场上都是可以统御百人的将领!若是因为这本小小的账本,堵死你大大的钱途!那我这个乡巴佬没有文化,只有一句对不起你看够不够?”

    兰逸努力让自己笑了起来,刻意咧开的嘴角带着这黑暗时代的怪诞!

    这等奇怪又诡异的笑容,让拉格尔的心再度沉了几分!

    从战场上归来的格里纳悄悄后退了一步,这种笑容他在战场上见过,是那种被逼到绝境将生死置之度外,打定主意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翻的狰狞!

    “怎么?我亲爱的拉格尔,你!怕了吗?!”兰逸心脏似乎停了下来,那是快速到极限后的模糊感!他只觉得浑身燥热,太阳穴如高压水枪一般,突突突地往外鼓!

    “来啊!杀了我啊!用你的尖刀砍下我的头颅!和你的前程啊!后勤总管是军队里永恒的肥差!没有背景的人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我想!你背后的大佬!肯定很乐意你给他捅出一些篓子,检验他的权力有没有退步吧?!快啊!给你背后的人物一个展示权势的机会啊!”

    可怕,可怕!

    拉格尔心里对兰逸的印象最终定格在这两个字上!

    他面前的这个商人,谁都能看出他已经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可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这个商人居然都能说出如此逻辑清晰,富有调条理的话,并且一针一针地直插心房!

    拉格尔叹息一声,酝酿一下力道,猛得一耳光扇在兰逸脸上!

    疼痛将兰逸从疯癫的状态拉了回来,拉格尔看着在地上大喘粗气的兰逸,心道:“果然是我看重的商人,拉格尔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老道!”

    “奥!格里纳!这是怎么回事?在我喝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最亲爱的朋友,怎么被你绑了起来?!”拉格尔满脸不解,好似宿醉初醒的酒鬼。他一边数落着格里纳,一边用小刀将束缚二人的麻绳割开。

    颤颤巍巍站起来的德克萨斯满脸愤然,刚准备开口就被兰逸力道不小的一脚给踹回泥地里。

    “啊奥!我的兄弟!你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清醒了过来!感谢老天!让我还能拥有亲爱的拉格尔!”兰逸大笑着与拉格尔再度抱在一起,右脸红彤彤的巴掌印真是他们“完美友谊”的见证!

    “是的!我的朋友!咱们还站在这干嘛?我记得我好像还为你烤制了一只肥美的羊?!”

    “哎呀!我最喜欢吃羊了,你可真是我的知心兄弟!咱们走吧。”

    “走!我最亲爱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