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章 压价(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继续在碎石小路上颠簸。

    兰逸从屁股后面抱出一个沉甸甸的小箱,里面有五个饱满的钱袋,“我现在就按一万只蜂胶虫,三十天的养护费给你结算!这里一共是四十五枚金镑!除去养护费和雇佣工人的钱,这里剩的油水还算丰富吧!?”兰逸笑着,似乎这掏空他大半家底的钱不算什么。

    德克萨斯被四十五枚明晃晃沉甸甸的金镑亮瞎了眼!上一次他从兰逸手中接过了一枚金镑,激动的整宿未睡。可怜的德克萨斯在接触到兰逸之前,甚至连银令都没有确切的印象!

    四十五枚金镑呀!

    这样庞大的财富,足够他逃到外地,买下大片土地再娶几名貌美如花的妻子,幸福又略带奢华的度过一生了!

    如此坚定的信任,让尚未平静下来的德克萨斯再度狂热起来,“不!我敬爱的大人!您只需要给我其中的一半,我就能完完美美的替您办好此事!而且绝对没有一点瑕疵!”

    “好了好了!冷静下来德克萨斯!我对你们0.5铜子的奖赏不可能不兑现!再说我对这件事准备的投入就是这么多,你如果能完完美美没有一点瑕疵的办妥这件事,吃掉剩下的油水又算得了什么?甚至可以要价更高!

    德克萨斯!你是我看重的有能力的人!一个有能力的人自然该得到相应多的财富!作为我的左膀右臂,如果让你手握大权却收入平平,那你不去贪污真是见了鬼了!”兰逸笑着翻阅起《异兽录》,这本在他心中的财富录。

    德克赛斯平静不下来,却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感恩与忠心不是空口无凭的东西!

    ……

    军区的栅栏出现在不远处,装着五十枚铜子的钱袋是打开军区大门的最好信物。在哨卡士官的陪同下,兰逸的马车畅通无阻地开到了后勤总管的帐前。

    在车帘没有撩开的时候,兰逸龇牙咧嘴地揉了揉酸痛的腰板,下车后,他立刻挺直腰板张开双臂,以爽朗的笑声迎向在帐门口同样张开双臂迎接的风暴之锤第八旗团后勤总管拉格尔。

    “我亲爱的兰兄弟!几个月不见,你又胖了一圈呀!”

    “奥,这都多亏了您啊!是您的慷慨,才让我能多吃上几口肉的!”

    “可别笑话我了!你兰大户的名号谁人不知?快进来吧我的兄弟,我可为你准备上好的羊羔!”

    一番寒暄后,兰逸和拉格尔相拥进营帐,德克萨斯少见的也被允许跟进来。

    “我的朋友!”拉格尔激动的用匕首切割着羊肉,眉飞色舞道:“春天可真是你的幸运季节!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流民增加了许多!以往咱们一个星期能有一两个就算好运,这个星期却放进来了八个!而且据说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不少时间!”

    一个星期就能赚到以往一个月的钱,拉格尔的开心很有道理!而对兰逸来说,他也很开心!因为商业总绕不过一个供需关系,当一方供货增多的时候,购买者最爱的事情就来了——降价!

    不过和这些用杀人匕首来切割羊肉的士兵讨价还价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除非冒的风险和获得的利益成正比!

    只是有的商人——就喜欢在刀剑上舔血!

    兰逸咀嚼着味道极佳的羊肉,先是欢喜的赞美几句老天,随后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我的朋友,是羊肉不和你的口味吗?”作为一名肥差官员,拉格尔向来都是给别人脸色的存在,这样的话他可极少出口。

    “不是的我的兄弟!流民人数增加我固然开心,可是你也知道!以往每个星期我都只买得到一两个流民,现在一下多达八个,我的资金……”

    “嚯嚯嚯!我的朋友!咱们是什么关系?依旧按以往十银令一人的价格,你能拿出多少算多少,拿不出的就打欠条!我拉格尔一百个相信我的朋友不会赖账!”

    “不不不!我的兄弟!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的资金链出现了一点问题,以至于我能花费在购买流民上的数额不多!如果你能够以六银令一人的朋友价出售,那我肯定把其余地方的钱都挪到这里来!以往一两人的时候,一个星期最多只有二十银令,现在哪怕六银令一人,但您一个星期也能有四十八银令!这已经是我能为您做的最多贡献了!”

    兰逸的话虽然说的漂亮,处处显得都在为拉格尔的利益着想,但是压价的意图依然图穷匕见了!

    “是吗?我的朋友!你是不是喝醉了?嗯?!”拉格尔的语调阴冷起来,他将切好的羊肉打翻在地,匕首狠狠地刺入桌面,冰冷甚至还带有血污的锋刃正对兰逸面颊!

    威胁,不言而喻!

    兰逸的心跳得厉害,但是他依旧面不改色,“没有,我的兄弟。我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清醒过!”

    咯咯咯——噪音从兰逸的身后传来,那是德克萨斯牙关打颤的声音,这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小伙子亟待历练,比如今天就是他破茧成蝶的一次考验。

    “很好。很好——副官!把这两个偷窃军用器械的贼人给我绑起来!”拉格尔勾起令人胆颤的嘴角,血色的舌头舔舐着刀身的孜然。唔,作为香料的孜然比较贵,德克萨斯也喜欢这么干。

    在孔武有力的士兵面前,兰逸和德克萨斯没有任何抵抗的机会!脑袋被按在地面,麻利的士兵仅用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把二人给捆得结结实实!

    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接着就被扔到一片暗红色的土地上,兰逸二人跪在地面,眼前正是一名披头散发的囚犯。

    “行刑!”

    拉格尔大吼一声,站在囚犯身边的刽子手手起刀落,冷血到如同杀鸡一样!刀锋卡着脊柱的缝隙砍过,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便将鲜活的生命收割!

    鲜血喷涌!

    斗大的头颅与躯干分离,恶趣味的刽子手更将囚犯那张惊愕、狰狞的血颅扔到兰逸面前!还在喷血的头颅,瞪着难以置信的眸子,似乎在劝诫即将步他后尘的二人!

    “啊!啊——妈妈!妈妈——”惊恐万分的德克萨斯失声尖叫起来,从囚犯脊柱处迸出的鲜血,不少都迸溅进了他的嘴巴!

    “现在!你准备为那些流民出价多少?我的朋友!”残暴的拉格尔抓着血颅与兰逸头发,强行让他们四目相对!

    “六枚银币一人!我的兄弟!”

    没有太大的颤音,看来兰逸又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