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章 葬古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葬下时代的路?”韩秋思索,片刻之后便是了然。

    韩秋早就有这种猜测,惊世骇俗,但是却又在情理之中,笑了笑,韩秋知道这些东西自己还是不要接触太多为好,会有灾祸,以及恐怖。

    目光转向了葬古,这是一个清瘦的和尚,很普通的样子,放在人群中就是很不起眼的家伙,但是韩秋不敢小看他,在这个和尚面前,韩秋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按理说,和尚不应该给人压迫感,和尚应该是和善的、友好的,但是眼前的葬古不一样,那种压迫感是韩秋没有见过的。

    韩秋不是没有见过龙虎山的大道士,也不是没有见过西域的本土和尚,甚至于韩秋曾经去过教廷见过教皇,但是没有谁会给韩秋这么大的压迫感。

    韩秋可以肯定,这个葬古有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

    葬古没有回答韩秋的疑问句,倒是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女人,韩秋认识这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现在换了一套古装,韩秋差点没有认出来,之前背着她走了好长的一段距离,这是一个同样来自地球的同胞,但是韩秋有些不确定她是不是同胞。

    这个女人的身上好像有一层面纱挡住了韩秋的观察,韩秋看到的人都是模糊的,而且这个女人的冷静让韩秋怀疑这个女人是否是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世界,又或者本就是想进入这个世界。

    这很重要,但是韩秋不知道因果。

    葬古看人的方式很特别,说话的方式也很特别,明明葬古没有转头看向那位地球同胞,但是韩秋就是觉得这个葬古在看她,之前看自己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就好像这个葬古可以看到四周的一切而不用转头,就连说话的时候也是嘴唇不曾张合的。

    就像一个机器人,亦或者是一个木偶。

    “你很特别。”葬古说道,应该是对着那个地球同胞说的。

    在场的两人都没有说话,韩秋不知道说什么,至于那个女人,可能是不想说什么。

    或者两个人都觉得葬古不是对自己说的。

    葬古没有管两个是否听到了自己说的话,继续说道:“有人来到这里,我很意外,我以为这里已经被封存了,永远不会有人进来。”

    “但是你们两个进来了,有人主导了这一切,这不是好事,这里是应该被永远禁锢的,黑暗在这里滋长,先贤在这里灭亡。但是这里还是应该不被世人知晓,有我在,黑暗便不会出去,但是”

    “你们来了!”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葬古很无奈,就像是守护了很久的东西被人破坏了,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愤怒。

    “或许是好事,或许更加不堪,既然来了就要付出点什么,既然来了,也可以得到些什么。”

    “你们都想要些什么呢?”葬古问道,嘴唇微微动了一下。

    韩秋感觉他是在笑,心生凉意,这实在是太过可怕。

    “祖还活着吗?”来自地球的同胞听到这句话,立刻问道。

    “不清楚,有些活着,有些已经死了。”葬古说道,“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应该知道一点那段历史,没有多少人可以在黑暗中活下来,只有……”

    “少数特例。”葬古顿了一顿。

    “还能回来吗?”女人的哭声让韩秋有点发麻,这辈子,女人绝对是韩秋最难以应付的一种生物。

    “不行。”葬古这次的回答没有用或许这种迷惑性的词,但是这种直接回答却让人更加绝望。

    “晚辈明白了,白家铭记帝师之恩。”女人作了一揖。

    韩秋没有听明白,但是也知道这个女人和这个葬古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地球同胞?这多半就不是了。

    “下一个问题。”葬古问道。

    韩秋准备问问题,他已经想好了要问如何回到地球的事情,这对于他来说太过重要,但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我想知道,帝师你是否已经堕入了黑暗。”那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韩秋有点懵逼,这个声音不是他发出来的,但是却是在这片空间想起的,这就表示这个地方还有除了自己和那个女人之外的第三个外来者,但是为什么葬古之前要说两个人?有谁不是人吗?还是别的什么?

    这些东西不是韩秋可以想明白的,但是葬古没有在意那么多,对于这个问题,他的表情也没有什么改变。

    “你是在以什么身份问我,玄黄鲁氏,还是黑暗鲁氏?”葬古的回答同样尖锐,这个看上去无害的和尚也不是那种好欺负的人。

    “鲁家从未背叛玄黄。”那个声音咬牙切齿,韩秋可以听出他的不甘。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直指鲁家,我们别无选择,但是至少保留了你们一脉。”葬古解释道。

    “先祖从未叛弃玄黄。”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先祖被迫前往黑暗前留下的手札也记录了先祖的想法,先祖从未背弃玄黄,反倒是玄黄先行放弃了先祖,鲁氏很无奈,但是没有怨言,鲁氏祖训:此生为玄黄而战。”

    “我明白了。”葬古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你来此处想为的是什么?”

    “鲁氏子孙鲁班请求帝师,让我入黑暗。”那个声音是那么坚决,一往无前。

    “不行,有灾祸。”葬古一口否决。

    “虽九死其犹未悔。”

    “想好了?”葬古很无奈地问道。

    “鲁氏绝不会背叛玄黄。”那个声音再次保证。

    “许。”葬古的声音衰落了许多,看着一个可以称之为妖孽的天才进入到一个可怕的世界,葬古很难受。

    这样一来,或许鲁氏会衰退好久,甚至于灭亡,拥有这么一个妖孽级别的人物,消耗了鲁氏太多底蕴,鲁班去了黑暗,或许鲁氏会一蹶不振。

    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葬古没有办法干预。

    “我的问题呢?为什么没有我的问题?”韩秋有些着急,问道。

    葬古没有回答韩秋的问题,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韩秋发现了不对劲,鼓起勇气将手伸向了女人,这纯粹是一种试探,咳咳,没错,就是试探。

    当韩秋的手完好无损地穿过女人的身体时,韩秋终于明白了,自己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但是这里发生的一切又是什么情况呢?

    韩秋甚至有些不确定自己之前走的那一段路是不是也是虚幻的,甚至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是虚幻的,更或者自己本身就是虚幻的。

    韩秋狠心掐了自己一下,想要从这个幻境中除去,但是没有任何办法,身体就像是被禁锢在这个虚幻空间之中,韩秋就只能看着,看着葬古将通往黑暗的通道打开,鲁班走了进去,那个女人也离开了。

    韩秋还是在这个虚幻空间,很久很久,过了将近有几千几万年,韩秋觉得这是一种错觉,让自己以为已经过了好几万年。

    葬古还是那副样子,韩秋也是那副样子,韩秋离不开这里,这很可怕,韩秋觉得自己会疯掉,但是每次在快要疯掉的时候,韩秋就被一股力量拉了回来,这是一种折磨。

    韩秋从疯魔渐渐地变得冷静,然后继续疯魔,反复循环,这是一种折磨,也是一种磨练,每次疯魔的时候,韩秋都会被拉回来,每次疯魔的时间都会变短。

    直到有一天,韩秋和葬古相对端坐,然后葬古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们来了,你也该走了。”葬古终于开口,这是对韩秋说的话。

    “谁要来了?”韩秋疑惑,虽然很激动葬古其实是看得见自己的这个事情。

    “黑暗。”

    葬古说完,韩秋就觉得意识一片模糊,终于还是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