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有人从地球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金乌一族来的青年一辈不会太强,这是兔子在扯淡,会被派出来夺取机缘的家伙总不会太差,其中绝对有兔子一个级别的强者,甚至还要更加的强悍,或许可以与赤山的王一战。

    兔子打不过赤山的王,韩秋知道。

    兔子不说,韩秋也可以猜个一知半解,兔子正在烦恼呢,时不时的抓一把头上的毛发,这样下去迟早会早秃。

    来时的路是兔子指给韩秋的方向,但是尽头只有大片的荒原,没有来时的小道,这是极其怪异的现象,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里面。

    韩秋在那片荒原走着,深感这片荒原的特殊,玄黄不缺生物,不管是兔子口中的二傻子还是那个赤山的王都算是本土生物,韩秋也见过蚂蚁这类寻常生物,但是在荒原,这一片死寂的地方,生物在这里灭绝。

    这里有大恐怖,韩秋不是第一个想到的,兔子很早就和韩秋说过,这片荒原可能有一个大恐怖,或许藏着极大的隐秘,是机缘,也可能是灾祸。

    韩秋听完,心中起了波澜,但是当时的韩秋回到地球世界的愿望还是占了上风,所以不顾兔子的警告在荒原走了好久,但是无论怎么走,最终都会回到原地。

    鬼打墙?韩秋环顾四周,没有那种特殊的地形,如果说是特殊的磁场,那么韩秋长期考察禁区的经验也可以避开鬼打墙,只是很可惜,这片荒原的神秘不是韩秋可以理解的。

    韩秋在荒原待到了半夜,这是他到这里的第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一个很奇特的数字相乘,韩秋想的有点远,或许有什么关联在影响着他的思考,或许这个数字有着什么奇特的地方。

    抬头看向天空,远处金乌一族的九颗太阳还在放着光芒,但是韩秋看过去却觉得那九颗太阳就像是九颗星星,天空中还是有着星月交替的景象,这片大地很神秘,哪怕是九颗圣人以下的金乌化道的太阳也在这片天地的压制下失了色彩。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大能们不踏足玄黄的原因,或许圣人来此都会被压制,外来大能们不能冒险,玄黄也有大能,会给被天地压制的他们造成无法估量的损伤。

    或许会死,这很恐怖,没有哪一个大能活腻了,谁也不想死。

    但是谁也不想放弃机缘,这片天地在复苏,有圣人机缘在酝酿,天地也会慢慢的开始接纳外来者,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大决战,现在只是小打小闹。

    只是面对这群大能后代的外来者,玄黄的本土大能也不愿意动手,生怕天地彻底复苏之后,引起外来大能的群起而攻之。

    这片天地经不起大能级别的打斗,会对这片天地造成损伤,或许往后的几个纪元再无机缘,所以本土大能小心翼翼。

    韩秋想的没有那么远,只知道自己回家的路或许已经断了,但是兔子诱惑韩秋,说到了大能级别就可以跨越星空,或许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韩秋问,到大能级别要多久?

    兔子认真的回答道:史上修行最快的无敌大圣只用了五十年就到达了大能级别。

    韩秋绝望,他出生的时候父母都已经三十出头,五十年后,韩秋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地球上或许没有可以留念的东西。

    这算是一条退路,但是韩秋不想走,只是退无可退的时候,韩秋不得不走,这条路会很长,韩秋也在想自己会不会走到路的尽头。

    大抵,人总是应该有梦想的。

    韩秋在荒原上睡着了,韩秋很累,前路迷茫,荒原不能过夜,兔子没有和韩秋说,因为它觉得韩秋不会傻到在荒原上过夜,就算是它也不敢这么做,但是它低估韩秋的胆子了。

    荒原有很多传说,兔子来玄黄也没有多久,也算是一知半解,但是荒原断绝过一门圣人造化的事情让兔子对荒原敬而远之。

    韩秋真的累了,不然他的野外生存的本能也会告诉他不能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过夜,但是巧合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韩秋醒来的时候觉得胸口有点闷,接着便听到一声嘤咛。

    女人的声音?韩秋不寒而栗,他没有忘记自己在什么地方,哪里来的女人?韩秋飞快地起身,将身上的那一个人推开,远远的看着。

    这是一个算不上很好看的女人,但是韩秋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有着一层雾,阻挡了自己的视线,让自己看不清楚。

    毫无疑问,这个女人很特殊,更加特殊的是,这个女人身上穿的是一件今年比较流行的韩版碎花裙,韩秋哪怕再远离俗世,也是知道那几个标签的含义。

    这是一个地球人,韩秋不知不觉开始以地球人称呼自己和同胞。

    难道她也是通过那一条路来到这个世界的?韩秋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抬头看向荒原,然后目瞪口呆,近乎疯狂的表情出现在韩秋的脸上。

    那条路就在他的眼前,那条来时的路,有着熟悉的感觉。

    韩秋几近疯狂,他没有想到他千想万想着能够离开这个世界的路会在此刻显现,机不可失,韩秋明白这个道理。

    要不要和兔子说一声呢?韩秋有些犹豫,这种时候还是应该说一声的吧,但是韩秋不敢赌,他害怕自己回头找兔子的空档,这条路就断了。

    机会有时候只有一次,韩秋觉得是自己的回家心切感动了上天,韩秋心中还是有着对玄黄的好奇,但是去他妈的好奇,没有什么会比家更重要。

    韩秋是一个有着劣根性的家伙,至少是一个以家为核心的家伙,这样的家伙很脆弱,但是有时候也会很可怕。

    想到这里,韩秋二话不说,扛起那个压得他半边身子都麻了的女人就往那条貌似通向地球的小道走去,一去不回头,多少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至于为什么会带上这一个女人,大概只是韩秋觉得就这么放任一个同胞在这不管实在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而且韩秋不觉得这个女人会和自己一样碰上兔子一样好脾气的家伙,哪怕是兔子也不是一个很好接触的家伙。

    一只四十多斤的兔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善类。

    出于人道主义,韩秋带上了这个女人,有些累赘,好在这个女人并不是很重,没有胸,所以还是比较轻的。

    韩秋没有觉察到的是,来到这个玄黄的四十多天他的体能变得有点变态,背上一个八十多斤的女人居然还可以飞奔,当然,这不算是坏事,只是从目前看来并不算是坏事。

    这条小路和韩秋来时的路有点区别,至少韩秋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路旁边还有什么破碎的砖瓦,韩秋的步伐慢了下来。

    或许自己走错了路,韩秋有点绝望,但是还保留着一丝理智,没有什么会比之前更差了,无非就是从一个苦海跳到另一个苦海。

    韩秋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路边的砖瓦越来越多,好像是人为的把这些砖瓦扫到路边,扫出一条路来让人通行,远方会有着什么?韩秋看向路的尽头,这才发现这条路笔直的不像样子,和自己来时的弯弯曲曲的小路完全不是同一个体系。

    韩秋顿步,不愿继续前行,前方是未知的恐惧,但是想要回头,却发现后路已经退去,后方的路被迷雾笼罩。

    无路可退。

    这样也好。

    背上的女人还没有醒过来,韩秋将她放在地上,开始时搜寻地上的砖瓦,对于一个敢于探索禁区的人来说,这些砖瓦或许可以看出些什么。

    韩秋拿起砖瓦的时候才发现这些砖瓦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这材质并不像是土石的材质,如果非要说材质,韩秋觉得这像是骨头。

    韩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中也更加的谨慎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