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01追杀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芬纳特树林,是费尔顿最危险的树林,没有之一。这片树林可怕之处不在于里面有多少凶猛野兽,恰恰相反,它里面的野兽只有狼,但是狼并不是唯一的活物,还有很多的其他物种,带着一些超自然现象,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今夜的芬纳特森林却有些异样,群狼在今夜都有些反常,在月夜下抖动那一身银色长毛,一呼百应,整个树林里全是狼嚎,今夜是月圆之夜,其他物种都不敢出现,这片老林子便是狼族的天下。

    但是此时它们结群,聚首看着岸边的这个尸体,狼眼中闪烁着狡黠,心中思索着眼前的这堆白肉是否可以当作食物。其中有一只狼倒是胆子大点,试探的走上去,轻轻的用鼻尖触碰,在即将触碰到的那一刻,本能的感觉到异常,又立马闪身退了回来。

    群狼见这堆白肉有了动静,全体都发出警觉,俯下身子做出攻击的准备,露出尖锐的獠牙发出阵阵低吼,但是仅仅一秒,下一秒这群穷凶极恶的野狼便换了一副姿态,俯首顺耳,夹着尾巴俯卧在地,对着眼前的生物以示臣服。

    刚刚历经了一场大战,宏宇的身体此时无比的虚弱,手臂腹部背部这三个血窟窿虽然已经干涸,但是一动便带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当他抬起头时便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一群野狼,月光下它们的眼神无比的阴邪,近处远处都煽动着阴森绿光,天性中感知到了危险,体内的本性驱使他低吼一声,倒是这一声起了不小的作用,这群野狼倒真的被自己吓跑了。

    周围阴森绿光渐渐少去,都隐退到了树林深处,确认周围再无危险之后,他才稍稍放松了警惕,环顾着四周,全是树木,一望无边,这是什么地方,他检索着自己脑海中的信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这片森林。

    宏宇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一片混乱,耳朵中全是嗡嗡声,像是树林间的冷风,又像是刚刚子弹飞出的声音,大脑也晕的不行,像是刚刚受到了剧烈的撞击,这一切都让他有些晕乎。刚刚发生的那些,难道是自己大难不死,顺着河水飘了下来,随即嗤笑一声,这恐怕便是上帝对他开的最无厘头的玩笑。

    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宏宇吃力的站起身,感觉胸口总是有一口气堵在那边,抬头看着那个月亮真是圆啊。狼群离开之后,他的周围就再也没有声音了,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心里有些发怵,这么大的一片林子,怎么会连一只虫子的叫声都没有,太诡异了。

    可以肯定的是,此地不宜久留,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伤势,选中了一个方向,便拖着有些不方便的身体缓慢的向那边走去。

    走了没有几步,感觉身后猛地刮来一阵邪风,顺着这个风他听到里面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吼叫,这个吼叫不是遇到危险的大喊,倒像是在狂妄,然后他又听到了这个声音,“哟!杂碎们,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躲起来了,今晚的月亮这么好,你们不出来活动活动不是太浪费了吗,在这个林子里面你们也活了不少时间了,不如出来,我们玩玩捕猎游戏吧!”

    他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也不知道这段话其中的意思,但是从语气中他感知到危险,自己的身体受伤,万一动起手来自己免不了要吃大亏,硬碰硬绝对不是什么好办法,便想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这样明朗的月光,他白白的身躯在月光下反而更加显眼,刚一有动作,那个男人便发现了他,对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了口中那些长时间抽烟被染黄的牙齿,舔了舔微微发干的嘴唇,吞下一口口水,眼神闪烁着兴奋,“哈哈,发现猎物,那么今晚就与你来玩一场捕猎游戏吧!”

    男人感应到他的位置,自腰间抽出一柄短刀,在月光下散发出寒芒,嘴角咧出一道诡异的弧度:“杂碎,躲好啊,我来了!”

    他拖着疼痛的身体,在树林间跑动还不能大幅度,腹部的伤口牵动着,一动便是撕心的疼,他瘸着腿在草丛间奔走,洁白的身体在月光下无处可藏,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咬了咬牙,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那个男人在树丛间飞快的奔走,似乎早已就熟悉了这林间的布局,丝毫没有障碍,不过短短几秒就跑到了他的身旁,狂放的笑着说:“跑啊,跑啊,你怎么跑的这么慢,我就快追上你了!”这些笑声在荫蔽的树林间回响,紧随其后的男人深吸一口气,眉毛一皱露出一丝疑惑,但是随即便又是欣喜,“这个味道很陌生呢,新物种,今晚真是个幸运之夜啊,但是对于你来说那就不幸了!”

    男人嘴角猥琐的笑意,让他有些寒意,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厉风,忙侧过身子一躲,再回头看去,只见脸旁边紧挨着的那棵树上被一只短刀钉入,脸颊一疼留下一道血横,更是让他不敢再停歇。

    回首看着那边的路,仿佛是上天给了他机会,再走几十米就要出了这片林子了,抬手将脸上的血迹一抹,赶紧往那边跑去。

    但是又像是上帝在愚弄他,出了那片林子,他眼前看见的只是一片废旧的汽车处理厂,很多汽车的残骸不成形状的堆在那边,但是现在可以作为掩护的只有这些残骸,他猫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地上有很多铁片碎屑,他全身精光没有丝毫防护的东西,在刚刚的树林里面被不知道的植被割破了很多处,现在那些锋利的铁片也不是吃素的,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顾及这些,因为那个男人就追上来了。

    他猫着身子透过那些残骸的缝隙看着那个男人的动向,那个男人露着凶残的笑,扔掉了手中的刀,换上了一把猎枪,上膛的声音十分刺耳,一步步不紧不慢的向这边走来,嘴角的笑意仿佛已经看透了这猫捉老鼠的结局。这已经是逃不了他手心的猎物。

    “你藏在哪里呢,杂碎,躲好啊……”黑暗中来的这个声音,让他的身躯一震,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让他有些胆怯,围绕着的是死亡的气息,看着男人越来越近,他本能的移动身体,一后退却不小心动到了身后的废铁,“哗啦”一声响,男人的目光立刻便转了过来,对着这边眼神露出兴奋,说道:“找到了!”随后端起枪“啪”的就是一声,汽车的残骸为他挡住了这一枪,但是也让他心中一惊。

    他躲身在汽车后面,继续看着那个男人的行动,但是奇怪的是,在那一枪之后那个男人好像是消失了一样,完全失去了动静,他警惕的从汽车后面探出头,缓缓站起来,看着周围一片死寂,好像这个男人就没有存在过。

    他刚想走出去,便感觉到一个冰凉的管子抵在了自己的腰间,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桀桀,游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