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4章 漫吟的火气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整一个下午,甜漫吟都躺在宿舍的床上没有动,张琳琳很是担心她想不开,陪了她一阵,无奈下午还有两节重要的课程,便起身去上课了。

    张琳琳走后,甜漫吟继续望着窗户发呆,也许是老天感受到了她的沉闷和压抑,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竟慢慢阴沉下来,瞬间生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的感觉。

    就在这时甜漫吟刚在床头的手机响了,神游的甜漫吟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看看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花无忧,思索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喂,花学长。”甜漫吟细弱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入花无忧的耳朵里。

    “漫吟,你没事吧!”花无忧很是担心的问道。

    “我很好!花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甜漫吟强装淡定,不想让花无忧听出什么。

    “漫吟,那个发帖子的人的ID我已经要人查到了,也找到了本人,是你们中文系大二一个叫顾盼盼的女生,那照片是刘珊珊拍的,也是刘珊珊以参加大学生风采大赛资格作为条件,要她发上去的。我和君柯找了顾盼盼,她答应会在论坛澄清此事,你就放心吧!”花无忧嗓音轻柔,关心之意流于言表。

    “果然是刘珊珊,谢谢花学长!”甜漫吟听花无忧这么一说,心里踏实了不少,跟着嘴角也有了笑容,很是真诚的道谢道。

    “真要谢我,就做我女朋友吧!”花无忧听她的声音轻巧了很多,嘴角也勾起了淡淡的笑,玩笑似的说道。

    “花学长,别说笑了好不好,你明明知道的。”电话这端的甜漫吟无奈的咬着嘴唇,娇斥道。

    “漫吟,我可以等!”花无忧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柔很缓,仿佛在说给自己听。

    “花学长,你又何必!”甜漫吟无奈出声,她不知道哪里值得花无忧如此,但心里却有那么一丝甜蜜,有人喜欢总是令人开心的事情。

    “漫吟,你不懂的。不说了,我还有事儿,先挂了!”花无忧说完不等甜漫吟再说什么,便主动挂断了电话。

    “少阳,那个顾盼盼发帖子了没?”花无忧走进学生会办公室问道。

    “发不了,学校论坛瘫痪了,刚给那边打了电话,说是最快明早能够恢复。”叶少阳摊了摊手说道。

    “该死,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瘫痪。”花无忧低声咒骂,跟着无奈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打开电脑,试着去登陆论坛。

    “无忧,你别急,现在大家都上不去,明早再发也是一样的。”东方君柯抬头安慰道。

    花无忧心里很是想快快将此事解决,奈何现在却只能如此,便拿出手机给甜漫吟发了信息,说明了情况。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就是因为这小小的论坛瘫痪,事情却又变得错综复杂起来。第二日天刚刚蒙蒙亮,中文系的新生便被组织上了几辆大巴车陆续离开的校园,跟着离开的还有王磊。

    系主任昨天便给甜漫吟打过电话,婉转的了解了些情况,又安慰了甜漫吟几句,最后还是建议她不要参加今天的实弹打靶,虽说是建议实际上恐怕就是院里的决定,甜漫吟只能无条件的服从。最后,女系主任还很是语重心长的对甜漫吟说,她年龄太小,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甜漫吟都好脾气的表示明白了,懂得了。

    学校的论坛是第二天接近中午恢复的,令人想不到的是同时出现了两个对此事的解释,一个是部队的发的,一个是顾盼盼发的。一时之间再次引起轩然大波。

    甜漫吟淡定看完部队的那份声明,很想说发帖之人很无耻,无耻的没有底线,部队的声明很简单,说甜漫吟与部队士官王磊并未发生实质上的关系,也并未确立恋爱关系,那日,只是甜漫吟表白遭到王磊拒绝,一时伤心难忍,却不想被人拍了照片,乱加揣测。简短的一段文字,却是把王磊撇的干干净净,把甜漫吟写成了求爱不成的可怜女。甜漫吟看后嗤之以鼻。

    接着又看了顾盼盼那篇文笔不错,忏悔心实足的帖子,洋洋洒洒几千字,不但把事情讲了个清楚明白,也把她自己塑造成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好女孩。不过,通篇却没提刘珊珊的名字,只是用了某女的字样。甜漫吟不得不感叹起中文系的人才济济。

    不过,不管怎样,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只要没有怀孕,其他也无所谓了。最令她伤心的是王磊的态度,他和她说部队会解决,他和她说让她安心,结果呢?他说暂时不要联系,就真的连一个消息都不给她,他就那么相信他的领导,甚至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情,他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难道真的是她的一厢情愿。

    甜漫吟独自坐在宿舍,越想心里越是难受,拿起手机拨通了王磊的电话。

    许久以后,电话终于接通了,王磊小心翼翼的声音从手机那侧传来,“喂,怎么了,我现在不太方便接听电话。”

    甜漫吟听他没有唤自己的名字,不禁怀疑他是担心周围的人听到,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声音便跟着冷了下来,“王磊,我和你之间,真的是我一厢情愿吗?”

    “不要闹,我现在很忙!”王磊沉声说道,以为是他离开了,甜漫吟忽然间受不了。

    “我没闹,你只要回答我,是不是我甜漫吟一厢情愿!”甜漫吟的态度犹如秋日的寒霜,冰冷透骨。

    “怎么忽然这么问,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王磊此刻才觉察到甜漫吟的不对劲,连忙问道。

    甜漫吟便把今日他们部队的澄清函给他念了念,然后讽刺的说了一句,“王教官,你还真是无辜,一切都是我的错。”

    “漫吟,我不知道政委会这么说,你别气,我这就去给政委打电话。”王磊听过之后,心里也是暗暗惊讶,彻底明白了甜漫吟因何动怒。

    “算了吧!你去说又有什么用,难道还能再出个什么函,我真没想到部队上也会有这样的人,真是令人失望。”甜漫吟一听这事王磊并不知情,态度好了很多,只是依旧话中有刺。

    “漫吟,政委是为我好!”王磊语气中带着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