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章 东方君柯的请求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在h大转悠了两天,甜漫吟打算启程回家填报志愿。[ 而之前的事情如同过眼云烟,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至于那天梨园附近为何会没有人,张琳琳翻遍论坛才现是因为他们学校一个有名的富家女声称要在梨园向梦中情人表白,希望所有h大的校友们可以行个方便,绕道而行,事后,她会在k市最有名的酒店中天锦绣招待大家。

    其实,h大的学生几乎都不是那种多管闲事之人,就算没有后面的承诺,也很少有人会去做这种破坏别人姻缘的无聊之事。

    而之前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张琳琳那两天忙着准备接待他们三个的事情,并没有上论坛,而她的三个室友又都是游戏狂人,玩起游戏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忘却脑后,所以,也忘记把这件事告诉她了。

    “漫吟,真的不用我送你去车站吗?”张琳琳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表姐,真的不用了,我都这么大了,丢不了的。”甜漫吟俏皮的说道。

    “切,我是怕你这么漂亮,被怪蜀黍给拐走了!”张琳琳调笑着说道。

    “拐我干嘛?不怕我吃穷他。”甜漫吟打小便是个干吃不胖的小女孩,也因此在吃上没有任何顾忌,对于美食那叫一个情有独钟。

    “漫吟,你说我是掐死你,掐死你,还是掐死你!”张琳琳恨恨的说道,虽然是表兄妹,可是她们姐妹的体制却恰恰相反,她张琳琳是那种喝凉水都会长肉的人,小的时候还不懂,别人叫她胖妞也不会生气,可是长大了,爱美了,每次在一起她便只有看着甜漫吟优哉游哉吃东西的份。

    “表姐,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等你回家再见。”甜漫吟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收起了玩笑的心态,认真的说道。

    “嗯,走吧!我真的不送你了,你路上小心。”张琳琳有些不放心的叮咛道,要不是因为1o点的古代文学课逃课有些危险,她是一定要去送甜漫吟的。

    甜漫坐在公交车上,朝着张琳琳挥了挥手,便拿出手机,打算码上一会儿字。这几天她都懒散的没有码字,家里的存稿应该也不多了,要是她敢在这个时候断更,编会在心里骂死她吧!

    因为要到终点才会下车,所以甜漫吟并没操心车站的问题,当然也没注意到本来很是嘈杂的车厢,忽然安静了下来。

    直到感觉有个人坐在了她身边一直空着的座位,她才抬起头朝着旁边看了看,不错,是个帅哥,不过,和她没有关系。所以她迅收回视线,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手机的ps文档之上。

    “漫吟学妹。”坐在这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君柯,见甜漫吟只是忘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只好主动开了口。

    甜漫吟听见东方君柯唤她的名字,不得不再次抬头望向身侧,仔细打量了半晌,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点也记不起来。

    男生长很是帅气,一身干净的白色休闲装,皮肤白皙,清澈明亮大眼眸正泛着迷人的笑意,高松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双唇,此刻嘴角正轻轻勾起,仿佛阳光般温暖渐渐融化人的心房,让人无法抗拒。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天使般的温柔,干净。令甜漫吟不仅想起曾经在书上看见的一句话:“白衣胜雪,自是风流。貌若春晓之花,中秋之月。温润如玉,唯此少年朗。”

    “你是???”甜漫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对暖心的东方君柯升起了一丝愧疚之意。

    东方君柯第一次对自己的长相产生了怀疑,他长得虽没有花无忧那么妖孽,但在h大也是三大校草之一,追求她的女生更是难以计算的多。却不想被眼前这个小学妹无视的如此彻底。、

    “我是东方君柯,我们在梨园见过。”东方君柯无奈的开口介绍道。

    “哦,我想起来了,学长是花学长的朋友。”甜漫吟恍然大悟,因为那天比较混乱,所以她的注意力几乎都在花无忧身上,对东方君柯和叶少阳虽然有点印象,却不深刻。

    “嗯,是我!”东方君柯轻轻点了点头。

    “好巧啊!”甜漫吟笑盈盈的说道,她喜欢这种带着阳光味道的人。

    “我是特意来找学妹的!”东方君柯不想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道。

    “找我?有事吗?”甜漫吟很是不解的问道,貌似除了梨园的时候,他们没有过任何交集。

    “我希望,学妹可以报考我们学校!“东方君柯望着一脸不解的甜漫吟,沉声说道。

    “为什么?貌似我去哪里和东方学长无关吧!”甜漫吟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善的问道。

    “学妹,还记得花无忧吗?”东方君柯并没有因为甜漫吟如此咄咄逼人而动怒,只是脸色有些沉重的问道。

    “花学长?他好了吗?”甜漫吟这两天没少听张琳琳说起花少的大名,自然是知道的。听东方君柯提起花少,她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不知为何,对于花无忧,她心里总是有着牵挂。也许是因为他那孩子气的全心依赖吧!

    “好了,他这病每年只会作一次,睡上一觉,第二天便会恢复。”东方君柯点了点,继续解释道,毕竟甜漫吟和花无忧初次见面并不算愉快,他有些担心以后见面甜漫吟会躲着花无忧,所以才想多说一些。

    “那还好,只是看着花学长作的时候也很难受的,不能治疗吗?”甜漫吟轻声问道。不觉记起了那天梨园的一片狼藉,这起病来,破坏力还是挺强悍的。破坏的东西就不说了,他第二天清醒起来,身体也定是会不舒服吧!

    东方君柯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年他的家人想了不少办法,国内外的名医也拜访了不少,一直没有任何起色。”

    甜漫吟并没有再接话,只是默默的坐着,心里暗暗替花无忧感到惋惜。

    东方君柯见甜漫吟不再说话,便继续说道:“一般在这天,我们都会想办法把他关在屋里,可是那天一早,无忧便趁着我和少阳不注意离开了家。也恰好遇到了学妹你,应该说还好遇到了。无忧之前每次病都很难平静下来,无论我们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所以,每次见他闹的差多了,都会给他打一针镇静剂。但是这次无忧却在学妹你的面前安静了下来,我虽不知学妹和他说了什么,但却能猜到无忧这样的改变定是和学妹有关。所以,我才冒昧的恳请学妹可以报考我们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