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章 坚定的友谊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甜漫吟拿着笔走到了花少身边,轻轻拉过他的手,认真的在他的手心写下一串数字。〈

    “这个是我的号码,你要留好哟!”甜漫吟微笑着说完,伸手将他肩头的一片落叶拿掉,然后起身和张琳琳一同离开了这里。

    走出一段距离后,张琳琳忽然拉住了甜漫吟,有些担忧的问道:“漫吟,你不会真的把手机号码给他了吧?”

    “嗯!”甜漫吟轻轻点了点头,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不是和你说过,离那个花少远点吗?要是以后缠上你怎么办?”张琳琳脸上的担忧更甚几分。

    “表姐,你根本不用担心,我在这玩两天就走了,他还能追去我家吗?”甜漫吟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开学呢?”甜漫吟的话并没有打消张琳琳的忧心。

    “我又不来你们学校!”甜漫吟弱弱的说道,经历了这些,她是真的不想报考这里了,反正凭着她的分数,可以选择的院校很多。

    “甜漫吟,你敢,答应我的事情怎么能反悔?”张琳琳气鼓鼓的说道。

    张琳琳这是真的生气了,从小到大只有真的动怒的时候,她才会称呼甜漫吟的全名,自小一块长大,甜漫吟是自然了解她的,连忙拉住她讨好的说道:

    “表姐,不要生气嘛!人家不是想躲着那个花少吗?”

    “那也不行,你不能为了一个男人,放弃咱们的姐妹情谊。”张琳琳说完自己微微皱了一下眉,她刚刚说的好像有些不对,但是不管了,她聪明伶俐的小表妹定是能明白她话中的意思的。

    “要不,我报考T大,一个城市,见面一样方便!”甜漫吟忽然灵机一动,记起了k市的另一所重点院校。

    “不行,你不是要报考中文专业?T大是理科强悍,文科专业比我们学校差远了!”张琳琳坚决反对。

    “那要怎么办吗?即使我今天不给他手机号码,来了你们学校,只要他有心,总还是能找到我的。”甜漫吟心中也升起一抹烦躁。

    “唉,想想再说吧!真没想到这个花少不但平时花心,竟还有这病。”张琳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感叹道。

    “表姐,其实,你也不必担心,他就算找到我,我不同意,他还能强来吗?”甜漫吟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两次见面,平心而论,她并感觉这个花少有多么讨人厌。

    “漫吟,你还真是天真,他正常的时候当然没问题,但病的时候可能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张琳琳连连反驳道。

    “表姐,你来这学校一年了,不也是刚刚碰见他作。他的病应该不严重,可能只是心病。再说,你看看我今天和他相处了这么久,他也没伤我不是吗?”甜漫吟不知道为何,就这样为花少辩解开脱着。

    两姐妹边走边争论便到了下门口,此刻,蒲少渊和李娜正手牵手,肩并肩站在h大校门口的石碑旁,仔细的研究着上面的内容。

    四人汇合后便继续按照原计划,在张琳琳的带领下朝着不远处的冷饮店走去。

    梨园内!

    在甜漫吟二人走后,东方君柯和叶少阳没费什么口舌,花少便乖乖跟着他们走了。

    此时,三人已经到了他们在k市高档社区租住的住所内,这是一处三室一厅的房子,室内典型的欧式装修,因为有钟点工阿姨定时打扫,倒也显得干净整洁。

    东方君柯和叶少阳看着坐在沙上,盯着手心呆的花少很是无奈,按照每年的经验,花少当时睡一觉醒来就会没事了。

    对于他这个病,花家投入了不少的精力和金钱,这些年带他去过不少的国家,寻了不少的专家,治疗方法也是试过无数,但是仍旧没有任何好转,每年的今天仍旧会准时作。

    东方君柯和叶少阳分别在花无忧十岁和十二岁时与之相识,因此,对于造成他这样的原因也不甚清楚,也曾经问过好友,奈何花无忧对此并不愿多说。

    第一次见到花无忧作是在初中会考的时候,考试刚刚开始,花无忧便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撕碎的科目试卷。好在刚开始他还没有完全失控,强怕自己出了考场,东方君柯和叶少阳刚好和他一个考场,跟着也放弃了考试。

    花无忧出了校门后,情绪已经彻底不受控制,对路面的所有可见的公用设施开始暴力破坏,还好东方君柯和叶少阳跟出来的度比较快,强行拉住了他,但他们当时的年龄毕竟也不大,花无忧这样也着实吓坏了他们。

    再后来花父仿佛早有预料的赶了过来,将三人带回了花家。花父很是诚恳的对他们二人表示了感谢,并把花无忧身上的这个秘密告诉了他们,恳求他们可以继续和花无忧做朋友,并希望他们可在这日尽可能的帮助花无忧。

    东方家和叶家算是a是的后起之秀,原石书香门第,从父辈开始弃笔从商,因此有这深厚的文化底蕴,对子孙的教育更是严格。所以东方君柯和叶少阳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在他们心中无论花无忧有何隐疾,那都是他们认定的朋友,朋友有难,当然不会离弃。

    这些年来,要是没有特殊原因,他们二人都会陪他度过这难熬的一天。去年高考结束,他们便一起报了h大的工商管理专业,一起租了这套房子。

    在外人看来花无忧是典型的花心男,但在他们这个兄弟眼中花无忧之所以那样做,完全是为了泄心中的郁结。况且,他从没亏待过任何女孩,也没强迫过任何人,都是出于双方自愿,在一起之前都会讲清一切。

    “无忧,去睡一觉吧!”东方君柯坐到花无忧身边轻声说道。

    “不,君柯陪我去买手机好不好?我怕它会消失!”花无忧恳切的望着身边的好友,把手放在他的面前说道。

    “无忧,你认得君柯了?”坐在对面的叶少阳惊喜万分的问道。要知道,这些年无忧只要一病,便不会认得任何人,包括他父亲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