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节 养气诀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下一個ю永遠、复古天宇两位道友的推荐票,奉上一本修仙秘籍《养气诀》,这本秘籍虽然蒙尘世间,但胜在仙凡两宜,若修炼得法,欲仙欲凡,可仙可凡。)

    分神术,文天听师兄林风提过,知道天台宗的藏经楼里有这个分神术的功法玉简。可惜,要进藏经阁是要拿门派贡献分来换的,更何况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内门弟子了,甚至连正儿八经的天台宗弟子都算不上了,想要去藏经阁换取功法,也只能想想了。而且,据说这个分神术,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尝试修炼的,必须得神识深厚之辈才可以练的一个法门,通常是炼丹、炼器方面的高手,才会另外修习分神术。

    聚灵阵,升仙诀,分神术,都是好东西,可惜都没用,都是可望而不可得。

    文天很不甘心啊,好不容易发现自己虽然确实是个废材,但并不是一废到底根本不能修炼的废物,而是可以修炼的。既然可以修炼,那就必须得找到一个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或者办法出来。

    自己眼下在药圃虽说可以自动增长修为,但速度太慢。自己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药圃吧,万一哪一天又被赶出去了,那自己岂不是又沦为废材了。

    必须得趁着眼下在药圃,在这个小屋里,这个阵眼处,努力修炼才好。

    于是,文天再次在自己有限的家当内,开始了疯狂的翻找,快速地把所有的玉简都又翻来覆去浏览了很多遍,结果还真给他找着了。

    他在一枚玉简上,找到一篇养气诀。

    这个养气诀,其实是最大路货的一种修炼功法,扔大街上估计都没人要的功法。当然,指的是修真界的大街上。

    修炼这种功法的,通常都是些野路子散修。这个养气诀,根本也不看你是什么灵根,有什么灵根就养什么灵气,修炼起来根本没有针对性。所以,修炼这个功法的,进境之缓慢就可想而知了。这个养气诀跟天台宗的升仙诀没法比,完全可以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升仙诀升仙诀,顾名思义,练到高深处,可以飞升成仙的。据说天台宗的创派老祖,就是修炼的升仙诀最后飞升仙界的。至于养气诀,更像是凡尘俗世修身养性的功法,就连野修散修都很少有练的,因为很简单,很可能你练到死都难以突破练气层。

    然而文天却如获至宝,对于他来说,也许这就是救命的稻草。

    “天地生成,气分阴***外无我,阴阳入脉;吐故纳新,养之脏腑;炼精化气,练气还神;气而化之,神而明之;绵绵如缕,丝丝不绝;……”

    文天按照功法口诀,开始尝试修炼,边修炼,便仔细观察丹田内的灵力状况。

    果然,这个修炼方法对文天是有效的,体内灵气凝聚的速度显著增加,比以前自动的快了很多倍。而且,灵雾团之间也都相安无事,因为各个灵雾团,增加的速度是一样的。

    修炼没多久,就天光大亮,文天只得恋恋不舍的收息归元,收了功法,继续得去做一个合格的灵植夫了。

    等到了一处药圃,文天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放下手里的工具,盘膝而坐,再次入定,尝试修炼养气诀。

    他是想验证一下,到底是不是灵气的原因,是不是只能在小屋修炼才行。

    结果一试之下,果然,体内的灵雾团再次开始想要暴动,吓得文天急忙停了修炼。

    因为这药圃里,灵气相对单一,在这里修炼,增加的只能是某一属性的灵力,那结果就会打破丹田内,五行灵力之间脆弱的平衡。

    看来自己这个废材身体,必须得在五行灵气均衡的地方修炼才行,而且还必须得同样速度吸纳五行灵气才行。

    这个修炼条件太苛刻了。

    看来,聚灵阵之类的,还是得想办法弄出来才行。

    好在,总算是弄清了自己修炼的条件,总比以前死活也修炼不出成绩要强得多。于是,小文天更卖力的侍弄着这些娇贵的花花草草。只有把这灵植的工作干好了,他才有可能在这里长久待下去。只有在这里,他修炼才会付出有所回报。

    可是,这世上有句话叫做天有不测风云,文天倒是想在这里一直干下去,可是偏偏老天难遂人愿。

    就在文天发现自己可以修炼的第三天,

    “咚~~,咚~~,咚~~,……”

    正在药圃的文天,被巨大的钟声所惊动。

    这是宗门大比的钟声,一年小比,五年一大比,这是天台宗一大盛况。

    本来这个大比跟文天没啥关系的,但是他已经答应了要去给林风助威的,本来他早就给忘到脑后了,听到钟声才又想了起来,急忙把手里的活计三两下给草草结束了,慌忙回到了小屋。

    放下灵植的工具,文天就匆匆想要出院子。谁知道,那个出去的大门根本就不开,拿出进来的时候的玉符也没用。来的时候,大门是自动开的,平时门内有人来领药材,文天记得这门也都很容易开的。怎么今天不开了?

    “老前辈,能不能行行好,开开门?小子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出不去,没办法,文天只能对空喊话,求救于无老了。无老虽然没说去哪里找他,但既然无老说过他就住在这里,文天就只能朝天上喊了。

    “喊什么喊?不老老实实干活,出去干什么?想偷奸耍滑?”

    “前辈误会了,不是小子想要偷懒,我今天的活都干完了。刚才的钟声想必前辈也听到了,今天是宗门弟子大比的日子,晚辈想要出去瞧瞧热闹。”

    “宗门大比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就你这不入流的修为,你去瞧什么热闹,不是想偷懒是什么?老老实实待着,药圃里那么多活计,我不信你就找不到活干,干活去。”

    无老一点儿也不通融的样子。

    “前辈,求求你了,就这一次。小子答应了一位师兄,要去给他呐喊助威的,看完比赛,小子立即回来加班加点,保证不耽误药圃的活计。”

    “臭小子,我就是放你出去,你也去不了。药圃离大比的主峰好几百里远,你一介凡夫俗子,修为这么差,御不得剑腾不得空,光靠步行,别说你能不能赶到,就算你能赶到,主峰那么高,你也爬不上去。你就别想了,还是老实在这里安省种植灵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