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节 药圃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自己的房间,文天就立即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药圃上任。趁着消息还没有完全扩散,还是赶紧悄悄的离开的好。

    说起来,内门核心弟子和外门弟子,那可是千差万别的待遇,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修为等级越高差别越大。内门练气期普通弟子,每月固定两块灵石,核心弟子,每月固定四块灵石,另外还有宗门配备的专门的法器,甚至是灵器,视修为境界高低而定;至于外门弟子,一年到头,能见块灵石的毛,都要烧高香了,更别说什么法器了。而且,外门驻地,灵气稀薄,远远不及内门,修炼起来更是事倍功半。文天这些年,虽然修炼没有长进,不过还是攒了一些东西。几十块灵石,几件下品法器,一件中品法器,一件上品法器,还有一些玉简以及符篆丹药,整理之后,一一收进乾坤袋。

    看了一眼这个自己住了十年的屋子,有些不舍。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刚出房门,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面前,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林风,文天的九师兄。林风比文天大两岁,早一年入的天台宗,也是天赋异秉,是少有的风属性异灵根,不同的是林风可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如今更早就是筑基期的高手了。

    “九师…,师,师叔,你怎么来了?”

    如今文天已经不是掌门亲传弟子了,两人修为差了这么多,按照修真界的惯例,自然要叫林风师叔或者前辈了。

    “小师弟,行了吧,跟我还客气。你的事我听说了,顺道来送送你。”

    林风也是幼入天台宗,家里还有一胞弟,可惜其弟却无半点灵根。林风入天台以后,和文天年纪相若,所以就把文天当作弟弟看了。文天在天台宗,遭尽白眼,若非上面名义上有一个掌门师尊罩着,旁边还有一个这样的兄长护着,早多少年就呆不下卷铺盖滚蛋了。

    其实,这次,林风听说师父把文天逐出内门,心里是老大不痛快,可是却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过来探望一下,安慰安慰。好在虽然是外门弟子,总算还是留在了内门。药圃还算不错,不过据说很多年都没要什么人了。

    “师兄,不用了吧,我认得路的。”

    “傻瓜,药圃离这里百十里,你要走到什么时候?来,上来吧。”

    一柄火红的飞剑,凭空出现在林风的脚下。

    白衣胜雪,剑光霞飞,好一派仙人气象。

    文天心下不禁羡慕不已,哎,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般修为就好了。

    林风是风属性灵根,御剑的速度,远超同阶,百十里的距离,片刻即至。

    “小师弟,你的运气还算不错。听说,这药圃,几十年了,从没要过什么人,偏今天早上刚挂牌要一名药童,就被你赶上了。说不定,是你的机缘到了。”林风笑言道。

    修真者,一重天分,二重机缘,三重个人努力。天分乃先天因素,个人努力是后天因素,唯有机缘则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说白了,就是运气,运气到了,想不成都不行。

    “哪是什么机缘,不过是师父老人家可怜我,私下照顾而已。”

    “好了,不多说了,师兄有事先走了,有空过来找我。”

    说完,不待文天多说,御剑腾空而去,转眼即消失不见。

    大千世界,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也各有其烦恼。文天有文天的不如意,林风也有林风的烦恼事。文天在大家眼里,已经成了窝囊废,很少有人真正在意他,而林风则不然,站在众人之上的天之骄子,被宗门寄托了无限希望的未来之星,压力之大,却是文天难以想象的。从来高处皆寂寞,谁人负手问苍穹。林风对文天的兄弟之情的珍惜,一来是天生性情使然,二来也是久在顶峰,无人交心所致。

    却说,那药圃却是迷雾笼罩,在外面根本看不出所以然。药圃虽然不像什么藏经阁那样重要,却也是宗门重地,自然也有重重禁止。文天拿出了宗门给的一个玉符,使了一个法决,甩手射向迷雾中。少顷,那雾便如有了灵性一般,罩住文天,一个恍惚间,就象被吸进去一样,文天出现在一个大门前,大门缓缓开启,却并没有见到一个人。

    文天小心翼翼的进得门内,四周一看,是一个别致的小院,小院虽然不大,四周却有十多个小门,更奇怪的是,和一般院子不同的是,这个院子不是通常的那种四四方方的,而是似乎是圆形的。院子中央,一个喷泉水池,远远的就灵气逼人。喷泉后面,一个孤零零的小屋,因其位置独特,似乎应该就是正房了。文天来到房前,不敢造次,刚想开口问询,那房门却吱呀的一声,自动开了,吓了文天一跳。朝屋内望去,却并无一人。文天心下踌躇,却不敢贸然进内。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文天脑海响起:

    “小子,这小屋以后就归你了,每天有任务的话,一早就会在墙上留书通知你,如没有任务,你就自由支配。”

    “前辈,小子文天,不知前辈怎么称呼?可否现身让小子一睹仙颜?”

    文天因为见不到人,声音无形间提高了几分。那前辈绝对应该是高人,因为文天觉得他和自己说话的方式,和通常传音术大不相同,似乎就像是在自己脑海对话一样。而且,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什么时候听过。

    那声音又再次在文天脑海回响:

    “吵什么吵?这么大声。老夫无名,没有名字,就算有名字,告诉你了你也记不住,就叫我无老吧,老无也可以。至于说见面就更不要提了,有什么好见的,徒增烦恼徒惹因果的。当好你的药童,没事不要满世界嚷嚷着找我。好了,你自己忙去吧。还有,提醒你一句,没事可别乱跑,到时候可别说我老人家言之不预。”

    “谨遵前辈教诲,小子恭送前辈。”

    “送什么送?我老人家就在这里住,还往哪里送?”

    那声音又没好气的响起。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小子就不送了…”

    必定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老怪物,这样的人,自然是惹不起的。虽然文天奇怪,这院子孤零零的就这一个小屋,小屋自己用,那老怪物住哪里呢?也许老怪物另有洞府吧。

    进得屋内,仔细看去,才发现别有洞天。

    屋内布置很简单,是一个双向通透的格局。前后门相对,打开后门,入目也是一池喷泉,和前面的喷泉似乎相对应。屋子中央,孤零零一个蒲团。左边是一个简单的床铺,右侧有两个柜橱。柜橱里凌乱地排放了一些书籍玉简,还有丹药瓶子。

    环境看起来还不错。文天挺满意。

    正打算看看柜橱里都有些什么东西的时候,那老头的声音有再次响起。

    “小子,老头我再啰嗦几句,左右两边有玉璧,你每天的任务就是按照玉璧上的指示,完成即可。左边的是护理药圃的,种植,采摘,浇水,施肥,等等;右边是宗门的,什么时候需要上交什么药材,上交多少,等等。药圃的情况,那边的玉简上都有,以后记得别没事就来烦我老人家。”

    “前辈放心,小子一定尽心尽力看好药圃,不让前辈操心。那这上面的东西---”

    “都是你的,随便看随便用,工具在屋外。这个药圃除了我,就只有你了,老人家喜欢清静,你少来烦我就行,其他你自己看着办。”

    “那这些丹药…”

    “说了都是你的了,还废什么话?不过,嘿嘿,那些都是老头我没事的是瞎炼炼废的,又没地方扔,不过是一些不值钱的回元丹洗髓丹筑基丹,没人要的玩意,有没有毒都不好说,吃坏了可别来埋怨老头我。”

    什么?回元丹?!一颗回元丹最少也要卖十块灵石,吃一颗,练气巅峰修为的瞬间就灵力恢复了。

    还有洗髓丹?!更是珍稀,没有上百灵石,想都别想。

    筑基丹?!没有幻听吧?这东西向来是有价无市,任你有再多灵石,也不一定能买的到的。

    太不真实了!

    至于是不是废丹,则完全被小文天给无视了。

    虽然文天是修仙的废材,丹药之类的对他完全可以说是多余的,但是呢,因为某种长久以来的原因,文天养成了俗世凡人的某种特质,那就是非常的财迷。丹药不能吃也可以换灵石,灵石总是多多益善,再多都是不够的。即便是废丹,废物利用,多少也能换几块灵石的。

    搜刮了一堆老头留下的破烂,文天兴奋的有些忘乎所以。打坐了半天都无法入静,没办法只得拿过了老头说的玉简,认真参详起来。怎么说也是工作要紧,毕竟是来之不易。

    根据玉简说明,本宗药圃其实覆盖了周围七个山头,而文天现在所在的小院,则是药圃防护大阵的中心,也是阵眼和控制中心。小院除了进来的入口以外,另有七个出口,其中七个连通七个山头,而这七个园子则分别种植了金木水火土风雷等七种类别属性的灵植。房前屋后有两眼泉水,前黑后白,分别为阴阳两泉,可以作为灌溉用。简而言之,整个药圃的控制中心,就是现在这个小院,结构就像一个太极图,或者说就是。

    了解完基本情况后,剩下就是要学习管理药圃的知识了。

    好在灵植的基础知识,玉简里基本都有。

    文天学到半夜,昏昏沉沉的,就昏睡在蒲团上了。